风华小说网 > 武侠 > 夏土锦城卷最新内容列表

夏土锦城卷

作者:无名哒子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十七章 德化殿议事

最后更新:2022-06-23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还被无端怼了一通的唐夏天甚是不爽地回了房。

今天一天又是戴晓又是白梦心,整得她像奥特曼一样不停地打怪兽升级,累得够呛。

睡到半夜时,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锦城的秋季很少有这样的电闪雷鸣。

声音大到唐夏天这个睡眠质量超好的睡神都被惊醒了。

冷风嗖嗖地往房间里钻,白天打开的窗户忘了关。

突然窗户那里出现了一个黑影扭着鬼魅的身姿。

她想到了小时候听到的街上老人说的“阴魂不散”,不会是养父母怪自己逃婚害他们不幸遭遇不测,来找她了吧?

不不不,不可能。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怪,她可是绝对的无神论者。

可是,这个黑影真的很恐怖诡异啊。

她闭上眼蜷缩着抱着被子瑟瑟发抖,逼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

良久,外面的凉风似乎越刮越起劲,似乎要将整个房子吞噬。

唐夏天急切地想要求助却发现自己根本喊不出,嗓子就像突然失声了一样。

偌大的别墅里,就住着他和覃慕寒两个人。

她颤抖着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窝在被子里哆嗦着按下了覃慕寒的号码。

现在是凌晨一点多了,把他吵醒不会生气吧?

可是,真的很怕。

越怕越会乱想,这样吓一吓可能会吓死人的。

电话只响了一声,覃慕寒立刻就接通了。

“怎么了?”

“我……我怕。”

嘟嘟嘟……

不到五秒钟,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

覃慕寒冷峻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唐夏天无比怨恨自己,为什么要小人之心将房门反锁。

她颤抖着起身,因为恐惧还忍不住走一步就回头瞟一眼那个黑影有没有跟上来。

腿都吓软了,好不容易扶着墙开了门。

她伸手紧紧地抓住覃慕寒的手腕,就像是漂浮在海上求生的人发现了一根浮木一样。

“有……有……”

她舌头已经打结了。

覃慕寒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开了灯,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

原来窗户那里的黑影只是被风卷来卷去的窗帘而已。

“都能起来开门,不知道开灯看看。把自己吓成这样。”

覃慕寒冷言道,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还细心地给她拢了拢被子,上前把窗户紧紧关上顺便拉上了窗帘。

“平时不是挺胆大的吗?说谎斗嘴演戏样样都是信手拈来,竟然吓成这样。”

“谁?谁怕了?我只是刚住到这里不久,不熟悉环境而已。”

缓下来的唐夏天又开始作死,嘴硬道。

“既然不怕,那我走了。早点睡。”

说完,覃慕寒转身准备离开。

闻言,唐夏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床上一个弹跳,四肢紧紧地趴在了覃慕寒的身上,那姿势就像是一个树袋熊。

“别……别走!”

现在如果有一面镜子在唐夏天面前,她一定会想要将它砸的粉碎。

哪里还能看得出一点青春美少女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泼皮无赖。

又要面子又死不承认。

覃慕寒微微皱眉,看着怀里的小妻子伸手将她抱住了,然后在她耳边轻声问:“刚刚不是还豪言壮语说不怕的吗?那你现在这样投怀送抱是想暗示什么?还是说,一开始你就是故意叫我过来的?想要我陪你睡,你动动口就可以了,我很乐意奉陪。”

说完,还在唐夏天的小脸上啜了一口。

“我……”

唐夏天以趴上覃慕寒身体的同样速度一把推开了他,强装镇定地说:“你别想多了,我对睡你并没有兴趣。”

看着覃慕寒脸色一沉,她又赶紧在床角坐下来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摆可怜兮兮的样子:“你就行行好,今晚睡我旁边沙发可以吗?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老公了,是不是应该履行一下做丈夫的责任,保护你的妻子啊?”

这个别墅实在是太大了,房间也是空荡荡的。

外面呼啸的冷风,听着就让人胆战心惊的。

十年前的一天,她因为在学校跟人打架被请了家长去学校。

当晚也是这样的秋风大作,雷电交加,她被唐建国关在阳台上到了深夜三点多钟,张素珍才趁唐建国睡着了把她偷偷放回了房间。

那一晚,她抱着被子躲在角落里彻夜未眠。

所以刚刚在看到风卷窗帘时才会想到已经过世了的养父母。

儿时的经历真的会对一个人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现在她也别无选择,只能央求覃慕寒发发善心陪陪自己驱赶恐惧。

“你现在承认我是你丈夫了?那在履行做丈夫的责任之前,我得先行使做丈夫的权利。比如……”

覃慕寒说着就开始解衣服扣子了。

果真是冷血商人,不见兔子不撒网。给根杆子能上天的那种!

眼看事态不对,唐夏天马上钻进了被子里裹紧了身子只露出一张小脸怨念道:“你是大男人,我是小女人,你要不要这么较真的啊?”

覃慕寒坏笑着盯着她的惊恐的眼神说道:“没胆量以后就别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快,下次不一定有这么幸运。”

说完松了下领口的扣子,去衣柜里取了床被子径直躺在了沙发上。

他是最讨厌应付这种小女人的,可是对着唐夏天,他却没法拒绝,不经意间多了很多耐心。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唐夏天猛地回过神来。

这样引狼入室不是更危险?刚刚真的是被吓傻了,连智商都吓跑了。

现在可好,刚刚才让他留在这里总不好现在就赶他走吧?

虽然这过河拆桥是她对他的一贯风格,但是这招用多了总会有失手的时候,还是忍忍吧。

很疲惫,可是又不敢睡。

唐夏天扫了一眼沙发上的覃慕寒,双手交叉枕在脑后,两眼望着天花板也没有要睡着的意思。看起来是有心事。

而且这个点了他竟然还穿着西装没有换睡衣,刚刚打电话过去时也只响了一下就接听了。

所以……

他进了书房那么久是根本就没有睡觉?

那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在干嘛?

现在两个人总不能这样干耗着到天亮,唐夏天干咳了两声准备找个话题聊聊。

“你刚刚在房间一直没睡觉啊?”

“嗯。”

“有心事?”

唐夏天挑挑眉,小心翼翼地问。

心里暗想,不会还在为晚上在覃家别院里的事生气吧?

晚饭时,她也问了他关于他跟白梦心之间的恩怨,可是他回避了。

现在再去打探本来也没抱很大期望,就是礼貌性的关心一下而已。

没想到覃慕寒沉默片刻,淡淡地说:“我想到了我的母亲。”